我在高粱地里睡觉,村长和小寡妇在旁边草丛里正在……

${website.getHead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01:邻家小嫂子

阵雨过后,王长生从村长家里出来,在湿滑的烂泥路上跑回家,一甩就是一屁股烂泥。

 

不单单是桃源村,方圆几十里的村子都这样,处在终南山下,不是石头就是烂泥。

 

王长生是桃源村第一个考出去的大学生,当年整个村欢欣鼓舞,可谁都没料到这兔崽子上完大学又回村了,说是外面的社会太复杂,还是自己村里好,没事种种地,伺候伺候老爷子。

 

回来三年,老爷子已经九十九岁了,村里最长寿的人,还非要一个人住到山上道观里,倒是把王长生扔在了家里,每天伺候果园和田地。

 

王长生八岁的时候,父母出了意外没了,是周围村民接济的。

 

加上考大学各种费用,回来之后又借了一万修缮果园,一共欠下三万块钱。

 

三万,在桃源村,没一家能拿出这么多钱,三年时间,王长生种种果树和蔬菜,要走好几十里路拉到外面镇子上去卖,倒是还掉了两万。

 

这几个月好不容易攒了两千五,要紧先去还给村长两千。

 

想来自己已经一个月没有回老屋住了,屋子不住没人气,老爷子不肯下山,自己只能果园和老屋来回住住。

 

好几百米路,甩开腿子跑,黑灯瞎火的也不怕滑到田里去。

 

打开老屋的门吱呀一声,一个月没过来,里面有些霉味,山里都这样,湿气重,不整天开着吹吹,老房子的木头都会烂。

 

大热的天气,跑到老屋除了一身的汗,王长生脱了衣服,光着膀子拿了一只木盆和一条毛巾,开了后门,向后面走去。

 

桃源村地广人稀,很难得有人家靠在一起。

 

王长生家老屋后面,是三间大瓦房,本来是张老四的家,前几年结婚之后夫妻俩出去打工,小嫂子怀孕之后回来养胎了,谁知道回来没多久就流产了,张老四在工地上出了事故人没了,这边唯一的老娘一着急,岁数大了也没救过来,就留下一个水灵的小嫂子。

 

说起小嫂子,村里的人没一个不眼馋的,她皮肤嫩的能掐出水来,胸前鼓鼓的总让人咽口水,尤其是她去城里打工回来,还带回来好几件睡衣睡裙,尽管不贵,还是丝光柔白,低胸袒露,穿在身上好几次被王长生看到。

 

王长生把毛巾往肩上一甩,拖着木拖鞋就朝后面走,直接打开了张老四家的木头的院子小门,拿起井边的小桶正要打水呢,西边一间房子里隐约还有灯光在晃动,那是接触不良加上湿气重,山里的都这样。

 

“小嫂子还没睡?”王长生嘟囔了一句。

 

他去村长家还钱,吃了顿饭,又被村长训了一通,基本上每次都是让他出去打工去,说是大学生窝在山里没出息,回来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山里人没事早就歇下了。

 

王长生惊讶的走过去,看着最西面的小屋,一扇小门半掩着,王长生悄悄的靠上去一看,里面传来轻微的声音,王长生看的眼睛马上就瞪直了。

 

“啊……不行了,死鬼,长生弟弟,嫂子要不行了……”

 

王长生只看到秦韵坐在一只大木桶里,似乎在洗澡,水汽缭绕,很是朦胧,浑身的肌肤露了出来,一只手在下面倒腾着,很享受的样子。

 

“小嫂子是在做那种事?叫我的名字?莫非是小嫂子……喜欢我?”王长生心里念叨着,想想自己在果园个把月不住老屋,秦韵隔三差五就会送点吃的过来,王长生心里一阵窃喜,目光一眼不眨的看着里面,小腹上一阵火烧起来,坚挺了起来。

 

激动之下身体一晃,王长生不知道踩到了什么,脚下咔擦一声。

 

“谁!”

 

声音不小,马上惊动了秦韵,王长生更想要逃,可这门口地上,不知道是放着两根烧饭用的木头杆子还是什么,王长生一慌,一踩,瞬间滑到,啊的一声叫出来,那边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了。

 

“死流氓,打死你个流氓,敢来偷窥我,你个色狼,今天打死你……”秦韵挥动着扫帚。

 

“小……小嫂子,是我,你别打了,我知道错了!”王长生连忙求饶起来,这扫帚都是山上的细竹扎成的,用个十来年都不会坏,硬的很,打在人身上那是真疼。

 

“长生?”秦韵怀疑着,让开一点,让屋里的灯光照过来,连忙把扫帚扔掉了。

 

“长生,怎么是你……你都看到了?”秦韵脸色通红,王长生却看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胸口很痛,火辣辣的,好像被什么刺到了。

 

“嫂……嫂子……”没说完,王长生居然倒在了地上。

 

秦韵一阵惊慌的抱住他:“长生,长生,你怎么啦……你胸口怎么会有血呢?”

 

晃了两下,见他不动,秦韵也没管自己身上湿漉漉的,刚才直接套上了睡裙,这一搂,直接把王长生的脸,按到了自己胸口,不过王长生现在根本感觉不到。

 

${website.getFoot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发布者 :沙龙365_沙龙365首页_沙龙365 - 分类 沙龙365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