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自己读懂圣经了吗?

${website.getHead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从《路得记》可以看到一种叙事··|,可以帮助我们从叙事中隐含的内容学到东西··|,叙述者将这些内容嵌在故事之中··|,你乍读或随便翻翻可能会忽略掉··|--。

 

《路得记》叙事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它简明独立··|,而且第一遍认真阅读就能发现它作为希伯来叙事的精彩表达的基本特征··|--。无论如何··|,《路得记》不是一个“爱情故事”··|,而是一个关于神“恩”的故事(1:8——对话的第一点;2:20;3:10)··|,神的恩惠贯穿在故事里三位中心人物的生命中··|,而且也充满了其他几个次要的情节(例如··|,恩待路得的陌生人在大卫王的君王血统中占有一席之地)··|--。

 

再提醒读者一次:含蓄的教导是故事里清楚呈现的教导··|,但没有用许多话来说明··|--。这里的问题在于如下的事实:叙述者和他心目中的听众/读者拥有同样的预设··|,因此他没有将许多事情说得明明白白··|,因为他认为读者只要读他讲的故事就能明白··|--。

 

你不应去寻找隐藏的意思··|,而应当努力去发现叙述者与他心目中的读者共同的预设··|,是这些预设使得故事容易被他们理解··|,也正是这些预设可能把我们置于叙事之外··|--。你要寻找的是隐含在故事中的内容··|,是一眼读不出来的东西··|--。辨别什么是明确的教导可以说相当容易··|,但辨别什么是含蓄的教导则要难得多··|--。这需要技巧、用功、谨慎··|,并对圣灵默示经文时的护理怀着深深的敬畏··|--。毕竟··|,你要读出经文的意思··|,而不是把意思读入其中··|--。

 

路得的故事可以摘述如下··|--。路得是个寡妇··|,摩押人··|,与她的婆婆以色列人拿俄米··|,从摩押移居伯利恒··|--。拿俄米也是个寡妇(得1)··|--。路得在波阿斯的禾场上拣拾落在田地里的麦穗··|--。波阿斯是拿俄米的亲戚··|,曾听人说起路得的信心和对拿俄米的孝顺··|,对她很友善(得2)··|--。路得听从拿俄米的建议··|,让波阿斯知道她爱他··|,并希望他愿意娶她(得3)··|--。波阿斯遵照正当的律法程序而行··|,娶路得为妻并保护她的亡夫玛伦的家庭财产权··|--。路得与波阿斯的第一个儿子俄备得的出生带给拿俄米极大的安慰··|--。最后··|,俄备得的孙子成为大卫王(得4)··|--。

 


如果你对《路得记》叙事不熟悉··|,我们建议你至少把这卷书从头到尾读两遍··|--。然后回头特别留意这个叙事所隐含的几个要点:

 

第一··|,这个叙事告诉我们··|,路得归信以色列神耶和华··|--。它借着路得对拿俄米所说的话表现出来:“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1:16)··|,而不是直接告诉我们“路得归信神”··|--。叙述者期望我们能通过路得的第一段谈话的内容来确认这一事实(1:10是两个儿媳说的)··|--。路得真心信神··|,这一点进一步在她下面的话中得到证实:“除非……··|,不然··|,愿耶和华重重地降罪与我……”(1:17)··|,这话是路得以以色列神的名所发的誓··|--。可以肯定··|,最初的听众/读者是很理解这些的··|--。

 

第二··|,这个叙事含蓄地告诉我们··|,波阿斯是一位公义的以色列人··|,遵守摩西的律法··|,尽管其他许多以色列人并非如此··|--。请仔细阅读2:3-13··|,22;3:10-12;4:9-10··|--。这几处的记载清楚显明:根据波阿斯所说的话··|,他忠于耶和华··|,因为他遵守律法··|--。波阿斯遵行《利未记》19:9-10所颁布的拾穗之法(路得符合这律法的两个方面——她贫穷··|,并且是外邦人··|,更不用说是个寡妇)··|,他遵行《利未记》25:23-24所颁布的赎回律法··|--。这里还含蓄地指出··|,并非所有以色列人都如此忠于律法——实际上··|,在禾场上拾麦穗是危险的··|,因为有些有田产的人并不遵守拾穗的律法规定(2:22)··|--。我们还可以间接从叙事中得到许多非常重要的信息··|,这些是叙事者没有明确告诉我们的··|--。

 

第三··|,这个叙事含蓄地告诉我们··|,这个外邦妇女是大卫王的祖先··|,并且··|,可以引申到··|,是耶稣基督的祖先··|--。请看4:17-21··|--。第17节简短的族谱和18-21节··|,更完整的族谱都是以大卫王之名结束的··|--。这个大卫显然是这部分叙事的中心或终点··|--。我们从圣经中其他族谱表得知··|,这个大卫就是大卫王··|,以色列第一位伟大的国王··|--。我们还从新约圣经中的族谱得知··|,按肉身说··|,耶稣是大卫王的后裔··|--。那么··|,路得就是大卫的曾祖母··|,是耶稣的祖先了!这是整个叙事教导中重要的一部分··|--。这个故事不仅表达了路得和波阿斯对耶和华的忠实··|,也表明了他们在以色列历史中的地位··|--。虽然他们自己无法知道··|,但是··|,他们为神所用··|,成为大卫和“大卫的子孙”耶稣的祖先··|--。

 

第四··|,这个叙事含蓄地告诉我们··|,在士师的时代··|,由于镇民的忠诚··|,伯利恒是一个特殊的城镇··|--。要在叙事里发现这种隐含的意思并不容易··|--。我们必须仔细地阅渎整个叙事··|,特别注意故事中所有人物的言行··|--。我们也应该知道··|,当时以色列其他地方的一般情况与伯利恒的特别情况有何不同··|--。这些知识当视我们对《士师记》主要事件与主题的了解而定··|,因为叙述者直接将《路得记》与那时代联系在一起(1:1)··|--。


路得记/摄影:EYES团队

 

如果你有机会仔细读《士师记》··|,你会发现··|,士师时代(约公元前1240-前1030年)一般的情况是普遍的偶像崇拜、信仰混杂(外邦的宗教与以色列真正的信仰混合)、社会不公、社会动荡不安、种族间的敌对、淫乱和其他不忠的现象··|--。《士师记》所呈现给我们的··|,不是一幅美好的画面··|,虽然其中也有一些个别的例子显示··|,尽管以色列或以色列的支派经常背叛神··|,神仍然仁慈地施恩给他们··|--。

 

《路得记》如何显明伯利恒在这种普遍的背道情况中是个例外|-··?除了2:22暗示并非所有的伯利恒人都遵行拾穗律法之外··|,几乎整个叙事都显明这一点··|--。此外··|,书中的描述前后相当一致··|--。人物本身所说的话··|,显示这个城市的人如何自觉地表达他们对耶和华的忠诚··|--。

 

要记得··|,这个叙事所提到的人物··|,除了路得和她的妯娌俄珥巴以外··|,都是伯利恒人··|--。以拿俄米为例··|,无论是在极大的痛苦(1:8-9··|,13··|,20-21)或快乐的时候(1:6;2:19-20)··|,她都明白并且顺服耶和华的旨意··|--。此外··|,波阿斯所说的话前后一致地显明他是敬拜与跟从耶和华的人(2:11-12;3:10··|,13)··|,他的行为也全然证实了他所说的话··|--。

 

甚至一般人互相问安的方式··|,也显示他们对耶和华非常忠诚(2:4)··|--。同样··|,城里的长老对波阿斯婚姻及其子女的祝福(4:11-12)··|,城里的妇女对拿俄米的祝福(4:14)··|,也显示了他们的信仰··|--。他们接纳归信耶和华的摩押人路得··|,更间接地见证他们的信仰··|--。

 

重要的是··|,我们仔细地读这个叙事(同时将它与《士师记》比较)··|,必然会一再地看见伯利恒是何等的特殊!这个叙事确实没说“伯利恒是当时特别敬畏神的城市”··|,但那正是这个叙事要告诉我们的信息——它所用的方式与直接说明一样有力··|,而且令人信服··|--。

 

我们希望这些例子能阐明一点:如果我们要掌握一个叙事的全部意义··|,我们就必须做细致入微的观察··|,并注意叙事整体的发展与上下文的关联··|--。含蓄的意思可能与明确表达的意思一样重要··|--。

 

警告!“含蓄”不是“秘密”之意!如果你认为神把意义“藏”在叙事之中··|,而要从经文里找出这些意义··|,那么你就会遭遇种种的困难··|--。这根本不是含蓄之意··|--。“含蓄”的意思是:虽然经文没有用许多话明确表达信息··|,我们却能够从经文所说的了解其中的信息··|--。你的工作不是要发现其他人无法了解的事··|,而是要注意叙事实际上告诉我们的一切——用直接或间接的方式··|,但绝不会是神秘或秘密的··|--。

 

如果你不能有把握地把经文隐含的意思讲述给别人··|,使他们能理解并知道其重点··|,你可能就没有读懂经文··|--。圣灵所启示的··|,是对所有信徒都有益的··|--。要明察故事的含义··|,并把它传出去——千万不可捏造新的故事(彼后2:3)!


摘自《圣经导读:解经原则》··|,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12 


相关阅读:

1、

2、

3、


购买《论做十架神学家》··|,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website.getFoot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发布者 :沙龙365_沙龙365首页_沙龙365 - 分类 salon365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