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完所有法律程序,仅为把一点压力传递到法官的良心

${website.getHead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昨天··|,我和小区的四位邻居一起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第六法庭参加我们就小区业主物业费纠纷的上诉案审··|--。

这个官司至今被称为“物业费纠纷”··|,是有一点名不副实的··|,但却也无以名之··|--。因为本案的一审原告和二审的被上诉人并不是已被小区业主大会解聘了的物业服务公司··|,而是一名据称受让了债权的律师··|--。他于2013年据称受让了原物业服务公司的所谓债权之后··|,便陆续向小区800多户业主提起自200961日到1231日所谓物业费的诉讼··|,尽管在这一段时间内小区业主实际上已经重新聘请了另一家物业公司··|,而原物业公司只是强行滞留在小区··|--。但到目前为止··|,在海淀法院的一审案和北京一中院的二审上诉案件中··|,小区业主没有一家胜诉··|--。

在昨天法庭审理一开始··|,主审法官陈某就向四位上诉人表示:我们小区的同类案件··|,一中院的所有法官几乎都审过了··|,已有一百多份生效判决··|,因此本庭不会做出相反的判决··|--。

我们的一位邻居当即提出疑问:那么今天的审庭还有什么意义吗|-··?法官说··|,你们既然上诉了··|,我们就得开庭··|--。

另一位邻居在庭审中再次对此发出质疑:“法官··|,我们是怀着对法律和公正的信仰来到法庭的··|,我们在这里提出证据··|,据法力争··|,也是反映了我们对法律和公正的信任··|--。如果无论我们怎么辩论··|,结论已经确定··|,那么庭审所体现的法律的公正又在哪里呢|-··?”

也许是这位老年业主的话更真诚动人··|,也更有锋芒··|,法官便支吾说:“每个案件都不完全一样……”

我对此的态度则比较具体··|,我说:“法官··|,既然如此··|,那么请尊重我们在庭上的表达权利;更重要的是:请把我们的话忠实地留在庭审记录和判决书之中··|--。”

法官说:“我当然会尊重你们的表达权利··|--。但不会把你们说的每句话都引用··|--。”

在庭审中··|,主审法官除了程序性地打断了我的一些话之外··|,基本尊重了我们的表达权利··|,并对每一位上诉业主使用“您”的称呼··|--。而庭审记录也差不多完整地反映了我的意思··|--。我对其中的错漏划出之后··|,记录员重新打印请我签字··|--。我还感谢了那位记录员··|--。

但我不相信法官的判决书会完整地引用我的庭辩表达··|--。因为··|,如果那样的话··|,他的判决书就没法写了··|--。——这是我从海淀法院的一审判决书中获得的经验;也是小区许多业主从一审判决书中获得的经验··|--。

事实上··|,自公益代理我们小区业主打这个官司的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团在一批二审的败诉判决之后决定退出此案的代理··|,就已经使我对二审的结果完全灰心了··|--。因为他们作为专业人士··|,如果不是看到二审法院已完全无意改判··|,是不会撤出代理的··|--。当然他们无偿代理也不应该没有期限··|--。我们业主都对他们的义举表示感谢··|--。

我昨天正是在一种明知必败的悲壮心情中走进法庭的··|--。走进这个自己必败的法庭讲理··|,是我们面对不公正的判决仅仅能做到的事:坚持不接受法官劝说下是非混淆的调解··|,而是用举证说理、上诉和申请再审——走完所有的法律程序··|,把一点压力传递到那些法官的良心上··|,让他们一生都记住自己违背法律和公正的判决··|--。

这也是我们小区许多业主的心情和选择··|--。他们纷纷在微信群中表示:要把官司打到头··|,一审败诉就上诉··|,二审败诉后便向高院提交再审申请··|--。

除了我事先提交和修改后当庭提交的上诉书(附后)··|,我昨天当庭表达的上诉意见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本案缘于原物业公司所称业主次交物业费而产生的债权··|--。因此产生两个焦点:一是债权本身的真实性;二是债权转让的合法性··|--。尽管那个所谓的债权本身也有合法性问题;那个债权转让也有真实性问题··|--。即··|,那笔所谓的债权及其转让··|,不仅必须真实··|,而且必须合法··|--。

就债权本身的真实性而言——除了为了摆脱诉累被迫向那位律师黄喜军交钱的业主··|,所有一审应诉和二审上诉业主都不认为他们欠交了原物业公司最后半年物业费··|--。

这是因为··|,第一··|,在那半年之中··|,小区业主已经重新聘用了物业公司··|,与原物业公司的合同已不存在··|--。如果不是小区800户业主在业委会的倡导下拒绝向强行滞留在小区的原物业公司继续交纳物业费··|,加上法庭终审裁决小区更换物业公司合法有效··|,这家叫做“世纪恒景”的物业公司··|,也不会被迫在2009年底在一个被简称为“四方协议”的交接协议中签字并撤出小区··|--。

第二··|,针对与我们小区相同的情况··|,最高人民法院在2009年颁布的《关于审理物业服务纠纷案例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所指出:“物业服务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后……物业服务企业拒绝退出、移交··|,并以存在事实上的物业服务关系为由··|,请求业主支付物业服务合同权利义务终止后的物业费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这一条司法解释··|,事实上也否定了原物业公司的所谓“债权”的合法性··|--。

我昨天当庭指出:被上诉人在一审中没有能够证明他受让的所谓债权是合法的、客观存在的··|--。他只是试图证明发生过他与世纪恒景物业公司之间发生过债权转让这么一回事··|--。这并不是本案的基础和前提··|--。一个东西只有先(被证明)存在··|,才能被转让··|--。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东西··|,也是不能被转让的··|--。

一个物业公司不能仅凭“在那里”就有权收物业费··|--。如果小区业主已经另外聘请了物业公司··|,而原来的物业公司只是强行滞留“在那里”··|,它就什么都不是··|--。

 

就所谓债权转让的合法性而言——我昨天的当庭发言主要集中于两点:

第一··|,小区业主所支付的物业费应专用于为业主的房屋提供服务··|,该费用中包括专用于小区房屋的小修以及中修费用及上交国家的税费等··|--。物业服务合同是物业公司提供专门物业服务为标的的合同··|,具有特殊性质··|,应属于《合同法》第七十九条 “根据合同性质不得转让”的情况··|--。

第二··|,自称承受了这笔债权的被上诉人黄喜军自己原来就是帮助原物业公司向业主追讨物业费的律师··|,现在则成了这笔债权的所有者··|--。这种行为违法了《律师法》第四十条的禁止性规定··|,属于私自接受委托、收取费用的行为··|--。还有偷漏税款的嫌疑··|--。因此原物业公司对业主的债权即使存在··|,其转让行为也是不合法的··|,该公司与黄喜军之间的转让合同在法律上无效··|--。

这两点都是在京师律师事务所公益代理团队的吴律师给我们提供的法律建议··|,我自己在一审答辩时还见不及此··|--。

针对这个问题··|,我在昨天的庭审中要求被上诉人当庭说明并证明:他所说的那笔债权到底是多少|-··?他凭什么可以受让这笔债权|-··?交易的对价是怎么支付的|-··?否则··|,我有理由怀疑:这是一个损害第三方利益的欺诈性质的合同··|--。

法官要求黄喜军对这个问题予以回应··|--。他只回答说:一审判决对这个转让合同已经说明··|--。其实没有··|--。这不过是他回避质疑的遁词··|--。

被上诉人黄喜军在昨天的答辩中··|,不认可最高法院的那一条司法解释适用于本案··|,辩称那一条司法解释是特指物业公司与业主的权利义务结束之后的情况··|,而在200961日至1231日之间··|,世纪恒景公司与小区业主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仍然存在··|--。

我当即举手反驳:“物业公司与小区业主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难道不是根据物业合同吗|-··?没有物业合同了|-··?哪来的权利义务关系|-··?”

黄喜军辩称:世纪恒景公司与小区业主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一直维持到2009年年底的“四方协议”··|--。

我当即反驳:那个“四方协议”只是在政府机构的主持下··|,由业委会、开放商和新老两家物业公司就物业服务交接的具体事项签署的协议··|--。它本身不涉及业主与物业公司的权利义务关系··|--。权利义务关系只能由物业服务合同规定··|--。

当时作为业委会成员亲身经历物业交接过程的我的妻子··|,也当庭向法庭说明:那个“四方协议”只是一个促进交接顺利完成的“工作备忘录”··|--。如果当时不及时完整交接··|,小区的状况会进一步恶化··|--。

对于最高法司法解释对本案的适用性··|,黄喜军辩称:那个司法解释是在200910月正式生效的··|--。他的意思是··|,它不能适用于从20096月开始的物业费··|--。

我当庭对此反驳:请你弄清什么叫司法解释的生效:如果是一项法律··|,那么自生效日期开始··|,新的权利和义务就产生了··|--。而一项司法解释的生效则不同:它只意味着:自生效日开始··|,人民法院就必须按照这个司法解释具体判案··|--。而我们所有业主的所谓物业费官司··|,都是在这条司法解释生效之后立案的··|--。

事实上··|,我在一审的答辩中··|,正是为了针对原告和法院以“法律不溯及既往”的理由否定司法解释的适用性··|,做了如下论证:

“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不是法律本身··|,它并不产生新的权利、义务··|,它只是对法律已经规定的权利义务进行清晰准确地说明··|--。换句话说··|,这一条司法解释要阐明的是:业主拒绝物业公司在物业服务合同权利义务终止后继续索要物业费··|,是业主本来就有的法定权利··|--。司法解释本身虽然从200910月生效··|,但被司法解释确认的业主权利··|,并不是从200910月才有··|--。这个司法解释无非是最高人民法院针对法官具体断案而做出的一个明确的指示:在这项司法解释生效之后的任何判决中··|,就应当照此判决··|--。而本案正是在那个司法解释生效已经6年之后的案件··|--。”

————————

事实上··|,这个司法解释··|,是我们小区业主在此案中的根本性根据与合法性、正当性的基础··|--。也是上诉人在一审应诉的辩词中主要的论证理由··|--。它应该在判决书中得到法官的回应——哪怕是否定··|--。

然而··|,一审判决书不仅绝口不提最高法院的这个自200910月即已生效的司法解释··|,而且也不陈述和回应上诉人以最高法院的这个司法解释为根据的论证··|,仿佛那个恰好适合本案的司法解释完全不存在一样··|--。作为基层法院法官的判决··|,这是非常不正常的··|--。

事实上··|,对于这一条明确支持业主权利的最高法司法解释··|,作为二审法院的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们态度也是非常不明确··|--。他们在法庭和判决书中同样绝口不提这一条司法解释··|--。

在昨天的庭审后··|,我妻子直接向主审法官陈某追问他们对这一条司法解释是什么态度··|--。那位法官支吾其词··|,说什么这涉及本案的敏感问题··|,我无权回答你··|--。

一条明确昭告于世的最高法院司法解释··|,在两审法庭中竟然如此被所有法官视若无物··|,讳莫如深··|,这是为什么|-··?

一个案由的真实性、合法性都存在问题的律师··|,自己作为原告··|,在两审法院畅通无阻··|,在举证不力··|,辩驳无力的情况下··|,也能打赢所有官司··|,这是为什么|-··?|-··?|-··?!!!

 

 

[]上诉状

 

 

  上诉人因物业服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7429日送达的(2015)海民初字第22842号民事判决··|,向贵院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1、撤销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5)海民初字第22842号民事判决··|,依法改判··|--。

2、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事实与理由:

一、被上诉人黄喜军主体不适格··|,被上诉人与北京世纪恒景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第一分公司(以下简称恒景物业)之间的债权转让行为违反法律的规定··|,原审法院对物业合同的特殊性质··|,存在定性上的判断错误··|--。且该转让行为违反了《律师法》的禁止性规定··|,应当认定无效··|--。

1、被上诉人主张恒景物业将其债权转让给被上诉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的规定··|,债权人可以将合同的权利全部或部分转让给第三人··|,但依据合同性质不得转让的除外··|--。物业服务合同的标的为物业服务··|,小区业主所支付的物业费应专用于为业主的房屋提供服务··|,该费用中包括专用于小区房屋的小修以及中修费用及上交国家的税费等··|--。物业服务合同是物业公司提供专门物业服务为标的的合同··|,具有特殊性质··|--。依据物业合同的特殊性质··|,该合同的权利不得转让··|--。根据《合同法》第七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根据合同性质不得转让··|--。”原审法院对物业合同的特殊性质··|,存在定性上的判断错误··|,将不得转让的特殊合同权利判断为可以转让的合同权利是错误的··|--。

2、黄喜军的行为是私自代理、收取费用的行为··|,违反了《律师法》禁止性规定··|--。

黄喜军在20131210日“至乐府家园小区业主的一封信”中写道:“本人黄喜军··|,原系世纪恒景物业管理公司的法律顾问··|,参与处理过多起恒京物业公司与小区业主之间的物业纠纷··|,对恒景物业公司与小区业主之间的物业纠纷比较了解··|,为顺利解决恒景物业公司与小区业主之间的物业纠纷··|,恒景物业公司将其对粘区业主的债权转让给我··|,由我集中精力专门负责解决上述物业纠纷……”

这封信的上述内容··|,作为一件证据表明:黄喜军假借债权转让之名··|,将业主与恒景物业之间的物业合同债权转给黄喜军本人··|,并以黄喜军的自己名义起诉业主收取物业费··|--。黄喜军的行为违法了《律师法》的禁止性规定··|--。其行为构成第四十条的规定··|,其行为属于私自接受委托、收取费用的行为··|--。该行为是非法的··|,律师法所禁止的行为··|--。

黄喜军的受让债权的行为构成“私自代理、收取费用的行为”··|--。通过这种方式恶意规避法律的禁止性规定··|,达到自己的非法目的··|,因此根据《合同法》转让因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而无效··|--。

如果该行为是合法的话··|,那么所有律师都可以通过这种方式代理案件··|,而无需向律师事务所交管理费、无需向国家缴纳律师个人所得税··|,任何不具有律师执业资格的自然人也都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出庭代理案件··|,那么国家律师制度将形同虚设··|--。

 

二、一审判决完全无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物业服务纠纷案例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完全没有回应上诉人依据该司法解释做出的答辩论证··|--。而只要承认最高人民法院的该司法解释··|,一审判决就无法成立··|--。

一审判决书认定在200961日至1231日之间··|,“恒景物业第一分公司与杨明之间存在事实上的物业服务合同关系”··|,由此确认恒景物业第一分公司将在此期间的物业费作为债权向被上诉人黄喜军(原审原告)转让··|--。

上诉人认为:这个认定是没有根据的··|--。恒景物业第一分公司在200961日至1231日的半年内强行滞留在乐府家园小区的状况··|,正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物业服务纠纷案例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所指出的“物业服务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后……物业服务企业拒绝退出、移交”的状况··|--。该司法解释的这一条款已明确指出··|,在这种情况下··|,物业公司“以存在事实上的物业服务关系为由··|,请求业主支付物业服务合同权利义务终止后的物业费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本案涉及的所谓债务纠纷··|,本质上涉及的正是8年前已经解除了合同的物业公司为其在小区半年的强行滞留··|,以存在事实上的物业服务关系为由向业主收取的所谓物业费··|--。而它正是被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否定了的东西··|--。因此不可能由那家物业公司当作债权转让给被上诉人··|--。

2009年··|,乐府家园社区业委会正是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当年5月发布的这个司法解释··|,号召广大业主要不再向该物业公司继续交导纳其滞留期限间的物业费··|,以促其尽早撤出··|--。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强行滞留了半年的恒景物业公司才不得不撤出的··|--。所以··|,这个司法解释··|,是我们小区业主在此案中的根本性根据与合法性、正当性的基础··|--。也是上诉人在一审应诉的辩词中主要的论证理由··|--。它应该在判决书中得到法官的回应——哪怕是否定··|--。

然而··|,一审判决书不仅绝口不提最高法院的这个自200910月即已生效的司法解释··|,而且也不陈述和回应上诉人以最高法院的这个司法解释为根据的论证··|,仿佛那个恰好适合本案的司法解释完全不存在一样··|--。作为基层法院法官的判决··|,这是非常不正常的··|--。

 

三、一审判决认定此案没有超出诉讼时效··|,没有根据··|--。

1、一审判决书认定被上诉人提起的诉讼没有超出诉讼时效的依据··|,是海淀区人民法院立庭20111230日收到恒景公司关于向乐府家园小区862户追缴物业费纠纷的签收证明··|--。在此签收条中写有“目前依次进行诉前调解程序”··|--。一审判决据此认定诉讼时效自那时已经中断··|--。

但是··|,上诉人认为··|,这个只有56字的收条只能证明恒景公司在201112月向人民法院主张过某个权利··|--。它的对象并没有确指上诉人;它的性质并没有程序上的清晰性和完备性··|--。它作为证据的真实性和作为程序的有效性值得怀疑··|--。

2、上诉人既没有在20111230日之前收到诉前调解通知··|,也没有在2015年以前收到法院立案通知··|--。一个关键是:即使从20111230日到2015年一审开庭··|,也已超过法定二年的诉讼时效··|--。不能因为这份签收证明中一句“目前依次进行诉前调解程序”··|,原告的诉讼时效就可以无限延长··|--。而且这个20111230日的收条··|,也无法证明海淀人民法院真的“依次”进行了诉前调解··|--。

在一审中··|,被上诉人没有提供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以及原恒景物业公司之间任何诉前调解记录作为证据··|--。一审法院也没有提供任何上诉人参加诉前调解的任何记录··|--。更没有提供证据证明立案庭已经向上诉人发送诉前调解通知书的送达回证等相关证据··|--。无论是被上诉人还是一审法院均没有提交任何一项关于诉前调解具体细节证据:组织者、参与人、在什么地方、何时进行等等··|,一系列的与庭前调解相关的证据均不存在··|--。所以··|,上诉人从未参与过的诉前调解··|,原审法院是如何核实出来的|-··?原审法院关于诉前调解的结论是凭借什么证据核实出来的|-··?对此··|,上诉人强烈请求二审法院法官对此事进行核实··|,以澄清基本事实··|,还上诉人以公道··|--。

海淀法院为被上诉人单方的调解不能中断本案的诉讼时效··|,且海淀法院立案庭为原告单方盖章的行为对被告不公平··|,对被告也不具有中断时效的法律效力··|--。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主编出版的《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当事人起诉后··|,经催告仍未缴纳诉讼费··|,法院裁定按撤诉处理··|,起诉状副本未送达当事人··|,不构成诉讼时效中断··|--。因为··|,从诉讼时效的客体来看··|,其客体为请求权··|--。请求权是相对权··|,法院不是请求权的相对人··|,未经法定程序到达相对人时··|,不能视为当事人已经行使了请求权··|--。起诉都不必然引起诉讼时效中断··|,更何况仅是没有履行通知义务的立案证明··|--。

退一步讲··|,即使海淀法院立案庭在2011年12月30日组织当事人双方进行了诉前调解··|,本案诉讼时效发生中断··|,诉讼时效的重新计算··|,那么到2013年1月1日诉讼时效也已经届满··|--。

因此··|,无论从哪一个角度··|,原审法院对于诉讼时效的认定均是错误的··|--。

 

四、一审判决书无视上诉人提供多项证据所证明的恒景物业公司在小区强行滞留的半年内没有提供服务、放任小区环境、治安条件恶化的基本事实··|--。

一审判决书对于上诉人为此提出的明确、具体的十多项证据没有任何回应··|,只说“杨明未就其交纳涉案房屋诉争其间的物业费情况··|,以及恒景物业第一分公司在其为提供物业服务过程中存在履约瑕疵情况提交充分有效证据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这是无视上诉人证据的粗暴认定··|,而且将本来应当由被上诉人承担证明恒景物业公司提供了服务的举证责任强加给上诉人··|--。恳请二审法庭重视这些证据··|--。

这些证据表明的并不是世纪恒景物业公司的服务“瑕疵”··|,而是没有提供物业服务··|--。正是因为没有提供物业服务··|,才会导致小区设备损坏··|,环境、治安条件恶化··|--。

综上··|,上诉人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此致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

2017714


${website.getFoot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发布者 :沙龙365_沙龙365首页_沙龙365 - 分类 salon365沙龙